E382ADE383B3E382BBE383B3E382AB1

 

她又在夢中驚醒。

有多久沒夢到過去? 那個最令她痛心的畫面。

 

 

夢中的畫面仍是停留在街角,迎面而來的是她此生最最熟悉的兩個人,

一個是她論及婚嫁的男友,另一個則是相識超過十年載的知己,

她看著她最信任的他們、這一男一女正親密的嬉鬧著。

 

她無法忘記未婚夫的笑容以及在那隻正在她好友腰部輕摟的左手,

以及她的姐妹淘小鳥依人的模樣。

 

她看見她給了他一個吻,如此自然。

 

 

她選擇視而不見,趁他們還未發現時往另一個方向快速奔去,

無法整理思緒的她,在附近繞了半個小時多後仍是回到那間咖啡店;

那是她最喜歡的咖啡店,咖啡因成癮的她幾乎每個禮拜都往這跑,

也因為她的關係,未婚夫及好姐妹也成了這間店的常客,

只是他們並不像她那般喜愛咖啡,卻擁有相同口味熱愛著抹茶類飲品。

 

原來,就連這點習慣她都反過來像第三者。

 

她一如往常的到了咖啡店門口,卻有不同於以往的心跳聲,

這時的她,連咖啡店店員的招呼聲都沒聽見,

她望向了老位置 --- 靠書架旁的四人座,她看見了他們坐在彼此的斜前方,

也是一如往常的位置,如今看起來格外刺眼。

 

未婚夫開口說了句「等妳好久」,她卻聽不見字句之間的親暱,

而她的姐妹淘呢? 拿著一本流行雜誌吆呼著她快過來看最新一期的春裝。

 

她哭了,

一句話都沒有的站在他們面前哭了,

也因為眼淚作用,她甚至沒看清楚當時他們兩人的表情,

究竟是罪惡感? 還是恥笑?

 

從那天之後,她再也沒踏進那間咖啡店,

逃避似的連夜搬回老家居住,連公寓殘留的一切都是託親友幫忙取回,

並且離開了待了三年多的公司,連一切對外的聯絡工具都徹底換過,

她迫使自己離開台北那個環境,像是在逼自己別去想起這件事,

之後就這樣過了兩年多。

 

 

認識五年多論及婚嫁的男友竟腳踏兩條船,而且對象竟是自己高中至今的好姐妹,

她無法自主的想像他們之間的一切;

復原的這段日子中她活得掙扎,也不時幻想著那兩人之間的激情、在她背後的嘲笑或是其他情緒...。

 

努力讓日子回復平靜,也似乎是平靜了,

她變得不愛外出,也不怎麼跟過去的朋友聯絡,

也因為這事件的衝擊讓她開始害怕走到分岔路口,甚至養成了低頭走路的習慣。

 

她不再被咖啡因所控制,不知是否也因為這個原因,

她也變得非常嗜睡,只要是沒有工作的時候她都會窩在新套房的單人床上,

一切都簡單得不能再簡單,工作、睡眠、工作、睡眠... 無限輪替。

 

直到今天,又做了這個夢才驚覺「原來都過了兩年」。

 

 

事件發生後她再也沒有他們的消息,她以自己的方式退出這個熟悉的框框,

剛開始前一、兩個月,她還時常夢見那個下午的街角,

後來就不曾在夢見過那兩個人的身影。

 

讓她再度作夢的原因,可能是因為幾天前收到的高中同學會邀請函吧?

本來她並沒有放在心上,畢竟成年後因為私人因素不去參加同學會是很正常的,

她本來想編個藉口隨便呼攏一下,回絕掉可能見到那個女人的尷尬。

 

但因為這個夢,她改變了心意。

 

 

 

同學會的這天,她不同於平日的特別打扮了一番,

也在鏡子中不斷練習招呼語與笑容...

曾經開朗的自己,再經過了這兩年後變得有些陌生,

即使是笑顏眼中仍是多了一些惆悵。

 

她並不想見到那女人,但總覺得那個夢像是在指引著什麼、告訴她一定來參加,

她甚至不確定自己是否準備好?

尤其她再度幻想那兩人也有可能勾著手出席,就像她記憶中的那樣親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然後呢? 妳有見到那個女的?」

 

在台北的一間咖啡廳中,我迫不及待的問著她。

 

 

她笑著說沒有。

 

 

 

 

似乎是鬆了口氣,沒看見那女的身影著實讓她放鬆許多,

老同學們相互寒暄,彼此之間多了一些客套,

那正是她所需要的 --- 恢復社交能力。

 

慢慢的,她也在老同學的招呼之下開始健談起來,

在旁人眼中,同學會是要找回過去的熟悉感、回溫彼此的記憶,

而她則是找回對「人」的感觸。

 

主辦人也向前過來與她攀談,並好奇的問起那女人的事,

她知道主辦人並沒有惡意,他會從她身上聯想到那女人是正常的,

畢竟,她們在學生時期總是形影不離。

 

「聽說她後來過得也不是很好,不能來也有她的原因吧...」,主辦人的一句話引起了她的好奇心。

 

 

探聽之下,才知道那兩人後來依舊持續交往甚至步入婚姻,

但在結婚後沒多久男人開始不斷的以工作為藉口外宿,女人則是因為害怕男人外遇而變得神經質,

只要男人一外出女人便開始奪命連環call,而男人與之角力故意唱反調。

 

那男人一直都是深受歡迎的對象,這一點即便在婚後也沒改變,

但沒想到新婚不到半年男人又有了外遇,這一回的對象是他公司新進的小妹,

年輕的美眉將男人迷得神魂顛倒,讓他多次向女人提離婚,

女人不斷哭鬧,也堅持「不讓狗男女好過」的維護自己婚姻。

 

男人最後只留下簽好名的離婚證書便搬了出去,與小情人在外共築愛巢,

女人則是守著那間空閨,也傳出精神狀況出了些問題,

三不五時便到男人的公司去大鬧一番,

搞得全公司都知道他們所敬愛的經理竟有著他們不知道的一面外,連男人的升遷之路也開始困難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後來我知道這些後就好了喔! 突然就好的喔! 像大感冒痊癒的感覺。」,她爽朗的回著我。

 

當初背叛好友換來的幸福是如此曇花一現;

或許有些感情仍是需要共同經歷一些過往才更堅定,

那兩人唯一經歷的,只有如何辜負信任他們的人。

 

 

正坐在對面小口啜飲著咖啡的她、我的朋友,

她以一種敘述的方式告訴我這段往事,把這些年的心路歷程轉換成一下午的對話,

重拾著對人性的信賴感,也找回了對生活的勇氣,

她的臉上多了一份自信,讓她更添加了一份美麗。

 

是如此的堅強、果斷。

 

 

 

「那妳呢? 看妳最近氣色越來越好囉?」

 

她靦腆的笑著,告訴我一段甜蜜的進行式,

我帶著驚訝,卻也一同笑了出來。 

 

很想告訴她,那天午後的陽光灑在她笑臉上真的很美。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金盞花的花語有著「離別」、「絕望」的意思,

但也有著「盼望的幸福」這個解釋。

 

在經過這些苦痛後,她盼望的幸福到來了。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我現在的男朋友,就是當時同學會的主辦人啦!」

 

 

 

這一次,一定要幸福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凱莉的異想世界。Kylie in Wonderland

Kyl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