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出現了,是其他人類啊...」他淡淡的說著,但我卻因為欣喜而沒去注意到他的用詞。




看見了三個人影,我腦袋已被興奮的情緒灌溉,

我只想快點找到回家的路,

我對他說『我們出去跟他們會合吧,或許他們能知道出去的路!』。

 

「等等,妳先看著吧!」


我心中充滿不悅,難道這一切還不夠荒謬嗎?

還要等什麼呢?

 

他直視著前方的三個人說,「我知道妳在想什麼,只要一會兒就好」。

我又陷入了噤聲的狀態,也不知怎麼的感受到一絲壓迫感,

讓我不得不順從他的「指令」。

 


三個男人看見這口井,發狂似的歡呼尖叫,

他們試著合力搬開上頭的水泥蓋,卻怎麼樣也無法移動它一些,

說也奇怪,我記得當時蓋子並沒有完全闔上啊?

難道這中間有人來將它蓋上了嗎?

 


看著他們努力的試著,到最後三個人似乎都放棄了。

 

他們癱坐在石井邊,三人之中較為矮胖的年輕人開口說話,

沒過多久就和另一個年紀稍長的男子起了口角,他們的聲音越來越大,

即使不用走近偷聽也能清楚知道他們的對話內容。

 


 「都是你! 都是你說要來登山才會害我們,我們現在沒食物又沒水,

手機完全沒訊號,連指南針都沒屁用!」

 

「媽的你這死胖子,當時你也是在一旁叫好,不要出了事才在那邊叫!」


 
那身材較胖的人又不甘示弱的回嘴,

「平常喜歡當老大不是嗎? 不是喜歡出意見嗎? 怎麼現在不想辦法讓我們出去?

我看你也只是出一張嘴而已,發生事情的時候你她媽的就縮在那邊當龜兒子!」

 

「死肥豬你有膽再給我說一遍!」

 

 

就這樣,兩個人開始從你一來我一往的言語攻擊,

演變到最後他們有了肢體上的衝突,

而剩下的那一個較為瘦弱的男子則是重複喊著「不要打了」一邊制止他們。



看著眼前的景像,我略帶不安的問著身邊的人「我們該不該出面幫忙調解?」,

但他卻回過頭看了我一眼,嘴角似笑非笑的說著...


「弱肉強食的戲又要上演了」。

 

 

 

f_1931533_1  

 

 

 

我不懂少年的說法,卻也因為害怕所以我並未讓自己跟隨良心的建議出面阻止,

反而眼睜睜的看著一切發生。

 

 

在爭執中的兩個人竟然將敵意轉向勸架的那位瘦弱男子,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令人發顫的話語,

那身材較為臃腫的男子先開口說了句「你少在那邊裝好人了...」,

「你總是一副聖人的模樣,看了真令人噁心! 你知道我們怎麼想的嗎? 你真他媽的虛偽!」他繼續的批評著。

 

「你在說什麼?! 你是什麼意思?! 我只是覺得現在吵架不能解決事情! 」

 

「你這噁心的娘娘腔,要不是覺得你還有一點利用價值,要不然誰想讓你跟在身邊啊?

早就看你不爽很久了... 現在是怎樣? 什麼時後輪到學弟教訓起前輩啦? 你活膩啦!」

 

原本也在這場爭執的年長男子,突然轉身過來附和了一句;「對... 這傢伙... 真礙眼...」,

他的眼神呆滯,甚至可以說是往上吊,目光除了沒有焦點外甚至帶有一絲邪惡氣息,

像是恐怖電影中看到的「被鬼附身」的狀態,那眼白與黑眼珠的比例不會讓人感到一絲活人的氣息,

我看著看著,不由自主的發顫,深怕這麼樣的一個目光下一秒會與我對上。

 

突然,他目露兇光,說出了下一句更令人噤聲的話語,「殺了他吧!」。

 

什麼? 他到底在說什麼? 他是瘋了不成?

我只知道,現在這樣的情況若不是他瘋了,不然就是我瘋了出現幻聽。

 

 

「好啊,我早就想這麼做了!」

那胖子的回應,像是做著稀疏平常的決定,然後他朝著瘦弱的男子走去。

 

 

 f_1931533_1 

 


那位可憐的「學弟」一邊掛著扭曲的表情一邊退後,

似乎是想把剛剛聽到的一切當作惡作劇般說「你們這玩笑也開得太過份了!」、「在這樣我要生氣囉!」,

樣子極像是被猛獸盯上的獵物般,甚至可以看得出他每往後退一步,身軀的顫抖也越大。

 

而那個臃腫的男子,像是精神錯亂般的癡笑著,口中還重複的說著「殺了...分屍...呵呵...」這些話語。

 

 

終於那個學弟,受不了這樣的壓力逼近,他轉身想跑卻被那胖子從後方一把架住,

至於剛剛那位年長的男子,則是慢慢的靠近他們倆人,並掏出了口袋中的瑞士刀。

 

年長男子先是俐落的將刀身埋入學弟的胸膛中央,但因為人體肌肉過於密實於是他更加深力道,

學弟從原本的狂亂吼叫,到後來因為口中都是血液,尖叫聲變成了混濁的「嗚嗚」聲,

鮮紅色的血液,不斷的從他口中冒出,臉上竟是恐懼、絕望,以及淚水與鮮血。

 

年長男子仍是不罷休,他的左手摀住了那痛苦掙扎的學弟嘴巴,像是在找一個支撐、幫助施力的點,

右手仍緊握著瑞士刀,只是那鮮血也將他的手染色,與學弟本是白T恤的血衣混在一塊,

遠遠看是這麼不真實,像是兩個點停頓在那,也像是胸前綻放的玫瑰花。

 

那胖子在身後笑得發狂,

這一次他不是癡笑,而是瘋狂的大聲笑著,口中更加放肆的說著「殺了他! 殺了他!」。

 

 

 

 





(未完待續)





延伸閱讀:

[森之井 - I ]

[森之井 - II ]

[森之井 -  III ]

 


 


已經不知道要拿什麼臉來面對有follow這篇文的朋友們,實在跟前篇的間隔遠得誇張,
之前為了工作把自己弄得焦頭爛額根本忘了寫文章的事,本人也只能呈現無言以對的狀態。




我已經不敢跟各位保證這個故事什麼時後會終止了... 
















, , , 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凱莉的異想世界。Kylie in Wonderland

Kyl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